业务领域
投融资
PPP专栏
政策法规
环保科技
建筑产业化
公示公告
企业学问
联系方式
政策法规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永利集团4437入口 > 业务领域 > 政策法规 >

企业法司法说明四及其解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若干问题的规定》(四)
日期:2017-09-12 10:27 ? 点击量:次
法释〔2017〕16号
 

  (2016年12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第1702次会议通过,自2017年9月1日起施行)
  为正确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结合人民法院审判实践,现就企业决议效力、股东知情权、利润分配权、优先购买权和股东代表诉讼等案件适用法律问题作出如下规定。
  第一条 企业股东、董事、监事等请求确认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无效或者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
  第二条 依据企业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请求撤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的原告,应当在起诉时具有企业股东资格。
  第三条 原告请求确认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不成立、无效或者撤销决议的案件,应当列企业为被告。对决议涉及的其他利害关系人,可以依法列为第三人。
  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其他有原告资格的人以相同的诉讼请求申请参加前款规定诉讼的,可以列为共同原告。
  第四条 股东请求撤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符合企业法第二十二条第二款规定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撑,但会议召集程序或者表决方式仅有轻微瑕疵,且对决议未产生实质影响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撑。
  第五条 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存在下列情形之一,当事人主张决议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撑:
  (一)企业未召开会议的,但依据企业法第三十七条第二款或者企业章程规定可以不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而直接作出决定,并由全体股东在决定文件上签名、盖章的除外;
  (二)会议未对决议事项进行表决的;
  (三)出席会议的人数或者股东所持表决权不符合企业法或者企业章程规定的;
  (四)会议的表决结果未达到企业法或者企业章程规定的通过比例的;
  (五)导致决议不成立的其他情形。
  第六条 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被人民法院判决确认无效或者撤销的,企业依据该决议与善意相对人形成的民事法律关系不受影响。
  第七条 股东依据企业法第三十三条、第九十七条或者企业章程的规定,起诉请求查阅或者复制企业特定文件材料的,人民法院应当依法予以受理。
  企业有证据证明前款规定的原告在起诉时不具有企业股东资格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起诉,但原告有初步证据证明在持股期间其合法权益受到损害,请求依法查阅或者复制其持股期间的企业特定文件材料的除外。
  第八条 有限责任企业有证据证明股东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股东有企业法第三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不正当目的”:
  (一)股东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企业主营业务有实质性竞争关系业务的,但企业章程另有规定或者全体股东另有约定的除外;
  (二)股东为了向他人通报有关信息查阅企业会计账簿,可能损害企业合法利益的;
  (三)股东在向企业提出查阅请求之日前的三年内,曾通过查阅企业会计账簿,向他人通报有关信息损害企业合法利益的;
  (四)股东有不正当目的的其他情形。
  第九条 企业章程、股东之间的协议等实质性剥夺股东依据企业法第三十三条、第九十七条规定查阅或者复制企业文件材料的权利,企业以此为由拒绝股东查阅或者复制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撑。
  第十条 人民法院审理股东请求查阅或者复制企业特定文件材料的案件,对原告诉讼请求予以支撑的,应当在判决中明确查阅或者复制企业特定文件材料的时间、地点和特定文件材料的名录。
  股东依据人民法院生效判决查阅企业文件材料的,在该股东在场的情况下,可以由会计师、律师等依法或者依据执业行为规范负有保密义务的中介机构执业人员辅助进行。
  第十一条 股东行使知情权后泄露企业商业秘密导致企业合法利益受到损害,企业请求该股东赔偿相关损失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撑。
  根据本规定第十条辅助股东查阅企业文件材料的会计师、律师等泄露企业商业秘密导致企业合法利益受到损害,企业请求其赔偿相关损失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撑。
  第十二条 企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等未依法履行职责,导致企业未依法制作或者保存企业法第三十三条、第九十七条规定的企业文件材料,给股东造成损失,股东依法请求负有相应责任的企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撑。
  第十三条 股东请求企业分配利润案件,应当列企业为被告。
     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其他股东基于同一分配方案请求分配利润并申请参加诉讼的,应当列为共同原告。
  第十四条 股东提交载明具体分配方案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的有效决议,请求企业分配利润,企业拒绝分配利润且其关于无法实行决议的抗辩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应当判决企业按照决议载明的具体分配方案向股东分配利润。
  第十五条 股东未提交载明具体分配方案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请求企业分配利润的,人民法院应当驳回其诉讼请求,但违反法律规定滥用股东权利导致企业不分配利润,给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除外。
  第十六条 有限责任企业的自然人股东因继承发生变化时,其他股东主张依据企业法第七十一条第三款规定行使优先购买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撑,但企业章程另有规定或者全体股东另有约定的除外。
  第十七条 有限责任企业的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应就其股权转让事项以书面或者其他能够确认收悉的合理方式通知其他股东征求同意。其他股东半数以上不同意转让,不同意的股东不购买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视为同意转让。
  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其他股东主张转让股东应当向其以书面或者其他能够确认收悉的合理方式通知转让股权的同等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撑。
  经股东同意转让的股权,在同等条件下,转让股东以外的其他股东主张优先购买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撑,但转让股东依据本规定第二十条放弃转让的除外。
  第十八条 人民法院在判断是否符合企业法第七十一条第三款及本规定所称的“同等条件”时,应当考虑转让股权的数量、价格、支付方式及期限等因素。
  第十九条 有限责任企业的股东主张优先购买转让股权的,应当在收到通知后,在企业章程规定的行使期间内提出购买请求。企业章程没有规定行使期间或者规定不明确的,以通知确定的期间为准,通知确定的期间短于三十日或者未明确行使期间的,行使期间为三十日。
  第二十条 有限责任企业的转让股东,在其他股东主张优先购买后又不同意转让股权的,对其他股东优先购买的主张,人民法院不予支撑,但企业章程另有规定或者全体股东另有约定的除外。其他股东主张转让股东赔偿其损失合理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撑。
  第二十一条 有限责任企业的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未就其股权转让事项征求其他股东意见,或者以欺诈、恶意串通等手段,损害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其他股东主张按照同等条件购买该转让股权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撑,但其他股东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行使优先购买权的同等条件之日起三十日内没有主张,或者自股权变更登记之日起超过一年的除外。
  前款规定的其他股东仅提出确认股权转让合同及股权变动效力等请求,未同时主张按照同等条件购买转让股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撑,但其他股东非因自身原因导致无法行使优先购买权,请求损害赔偿的除外。
  股东以外的股权受让人,因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而不能实现合同目的的,可以依法请求转让股东承担相应民事责任。
  第二十二条 通过拍卖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有限责任企业股权的,适用企业法第七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或者第七十二条规定的“书面通知”“通知”“同等条件”时,根据相关法律、司法说明确定。
  在依法设立的产权交易场所转让有限责任企业国有股权的,适用企业法第七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或者第七十二条规定的“书面通知”“通知”“同等条件”时,可以参照产权交易场所的交易规则。
  第二十三条 监事会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企业的监事依据企业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对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提起诉讼的,应当列企业为原告,依法由监事会主席或者不设监事会的有限责任企业的监事代表企业进行诉讼。
  董事会或者不设董事会的有限责任企业的实行董事依据企业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对监事提起诉讼的,或者依据企业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三款规定对他人提起诉讼的,应当列企业为原告,依法由董事长或者实行董事代表企业进行诉讼。
  第二十四条 符合企业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条件的股东,依据企业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直接对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他人提起诉讼的,应当列企业为第三人参加诉讼。
  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符合企业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条件的其他股东,以相同的诉讼请求申请参加诉讼的,应当列为共同原告。
  第二十五条 股东依据企业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直接提起诉讼的案件,胜诉利益归属于企业。股东请求被告直接向其承担民事责任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撑。
  第二十六条 股东依据企业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直接提起诉讼的案件,其诉讼请求部分或者全部得到人民法院支撑的,企业应当承担股东因参加诉讼支付的合理费用。
  第二十七条 本规定自2017年9月1日起施行。
  本规定施行后尚未终审的案件,适用本规定;本规定施行前已经终审的案件,或者适用审判监督程序再审的案件,不适用本规定。


【解 读】
  《说明》包括27条规定,涉及决议效力、股东知情权、利润分配权、优先购买权和股东代表诉讼等五个方面纠纷案件审理中的法律适用问题。
(一) 完善决议效力瑕疵诉讼制度。
  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会议,就企业经营事项作出决议,是企业治理的主要方式。因此,关于决议效力的争议也是企业治理纠纷的主要类型。
  《说明》主要从以下三个方面,完善了决议效力瑕疵诉讼的法律适用规则:
  一是确定了决议不成立之诉。对决议效力瑕疵的分类,各国立法例大致存在“二分法”与“三分法”的分野,前者包括决议无效和决议可撤销两种决议效力瑕疵,后者则在此基础上还规定了决议不成立或者决议不存在。我国企业法第二十二条规定了确认决议无效和撤销决议之诉,均系针对已经成立的决议,未涵盖决议不成立的情形。从体系说明出发,不成立的决议当然不具有法律约束力,应是企业法的默示性规定。因此,《说明》第五条规定了决议不成立之诉,与决议无效之诉和撤销决议之诉一起,共同构成了“三分法”的格局。
  二是明确了决议效力案件的原告范围。为维护企业稳定经营和交易安全,在诉的利益原则的基础上,各国企业法对决议效力确认之诉的原告范围多有限制。企业法第二十二条就此作了适当限制。但由于该规定较为原则,司法实践中对其具体含义存在一定争议。《说明》严格贯彻企业法第二十二条的立法宗旨,在第一条规定确认决议无效或者不成立之诉的原告,包括股东、董事、监事等;在第二条规定,决议撤销之诉的原告应当在起诉时具有股东资格。三是明确了确认决议无效或者撤销决议的法律效力。关于企业内部规定或者决议的外部效力问题,《民法总则》通过第六十一条、第八十五条等规定予以了明确,基本确立了内外有别、保护善意相对人合法利益的原则。据此,《说明》第六条明确规定,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被人民法院判决确认无效或者撤销的,企业依据该决议与善意相对人形成的民事法律关系不受影响。
(二) 依法强化对股东法定知情权的保护。
  企业法第三十三条、第九十七条赋予了股东查阅、复制企业章程、决议等文件材料的权利。该权利是企业法赋予股东的固有权,属于法定知情权,是股东权利中的基础性权利,依法应当严格保护。《说明》针对适用该两条规定中遇到的争议较多的问题,作出了如下规定:
  一是结合诉的利益原则,通过第七条明确了股东就企业法第三十三条、第九十七条规定享有的诉权,并规定了有限责任企业原股东享有的有限诉权。
  二是结合司法实践经验,对股东查阅企业会计账簿可能有的不正当目的作了列举,明确划定了企业拒绝权的行使边界。三是明确规定企业不得以企业章程、股东间协议等方式,实质性剥夺股东的法定知情权。企业以此为由拒绝股东行使法定知情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撑。四是为保障股东知情权的行使,对股东聘请中介机构执业人员辅助查阅作出了规定。五是就股东可以请求未依法履行职责的企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赔偿损失作了规定,以防止从根本上损害股东知情权。
(三) 积极探索完善对股东利润分配权的司法救济。
  利润分配权,是指股东有权按照出资或股份比例请求分配企业利润的权利。是否分配和如何分配企业利润,原则上属于商业判断和企业自治的范畴,人民法院一般不应介入。因此,《说明》第十四条、第十五条明确规定,股东请求企业分配利润的,应当提交载明具体分配方案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未提交的,人民法院原则上应当不予支撑。
  但近年来,企业大股东违反同股同权原则和股东权利不得滥用原则,排挤、压榨小股东,导致企业不分配利润,损害小股东利润分配权的现象时有发生,严重破坏了企业自治。比如,企业不分配利润,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领取过高薪酬,或者由控股股东操纵企业购买与经营无关的财物或者服务,用于其自身使用或者消费,或者隐瞒或者转移利润,等等。为此,《说明》第十五条但书规定,企业股东滥用权利,导致企业不分配利润给其他股东造成损失的,司法可以适当干预,以实现对企业自治失灵的矫正。
(四) 规范股东优先购买权的行使和损害救济。
  有限责任企业具有较强的人合性,股东之间基于相互信任而共同投资。为此,企业法规定,股东向企业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时,其他股东享有的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购买转让股权的权利。这是股东维护其人合性利益的主要法律依据。但关于股东优先购买权的行使通知、行使方式、行使期限、损害救济等,企业法没有具体规定。
  为此,《说明》一是细化了行使股东优先购买权的程序规则。比如规定转让股东应当以书面或者其他能够确认收悉的合理方式,将转让股权的同等条件通知其他股东;股东优先购买权的行使期限,应当按照章程规定期限、转让股东通知期限和30日最低期限的先后顺序确定;判断“同等条件”应当考虑的主要因素,包括转让股权的数量、价格、支付方式及期限,等等。
  二是明确了股东优先购买权的行使边界和损害救济制度。股东优先购买权制度的立法宗旨,在于维护企业股东的人合性利益,而非保障其他股东取得转让股权。据此,《说明》第二十条规定,有限责任企业的转让股东在其他股东主张优先购买后又不同意转让的,对其他股东优先购买的主张,人民法院不予支撑,亦即其他股东不具有强制缔约的权利。同时,为了防止转让股东恶意利用该规则,损害股东优先购买权,《说明》第二十一条明确规定,转让股东未就股权转让事项征求其他股东意见,或者以欺诈、恶意串通等手段,损害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的,其他股东有权要求以实际转让的同等条件优先购买该股权。但为了维护交易秩序和企业稳定经营,《说明》对股东优先购买权被侵害后,股东行使相关权利的期限做了适当限制。
  三是解决了关于损害股东优先购买权的股权转让合同效力的实践争议。对此类合同的效力,企业法并无特别规定,不应仅仅因为损害股东优先购买权认定合同无效、撤销合同,而应当严格依照合同法规定进行认定。正是基于此类合同原则上有效,因此人民法院支撑其他股东行使优先购买权的,股东以外的受让人可以请求转让股东依法承担相应合同责任。
(五) 完善股东代表诉讼机制。
  一是明确企业法第一百五十一条涉及两类不同诉讼。司法实践中,对企业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一款规定的诉讼类型,以及企业的诉讼地位存在不同认识。企业董事会或者实行董事、监事会或者监事系企业机关,其履行法定职责代表企业提起的诉讼,应当是企业直接诉讼,应列企业为原告。《说明》第二十三条对此予以了明确。二是完善了股东代表诉讼机制。企业法第一百五十一条第二款、第三款规定了股东代表诉讼,但对于股东代表诉讼中的当事人地位、胜诉利益的归属、诉讼费用的负担等问题,没有规定具体的操作规则。《说明》第二十四、第二十五、第二十六条分别就这三个方面的问题作出了规定。


上一篇:人社部落实《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2015-2020年)》成绩亮眼
下一篇:HUAWEI任正非最新内部讲话:合规审计不是机关枪,而是背包和铁锹,要跟业务一起前进!
集团概述 集团概况 职能部门 集团领导 领导致辞
资讯中心 集团要闻 综合信息 行业资讯 媒体报道 大事记 基层动态
业务领域 投融资 PPP专栏 政策法规 环保科技 建筑产业化 公示公告
企业学问 学问理念 品牌建设 学问活动 学习园地
联系大家 用人理念 人才招聘 联系方式
扫一扫关注大家
公众平台
扫一扫访问大家
手机版
版权所有:永利集团4437入口 宁公网安备 64010402000774号 宁ICP备17000110号-1
地址:银川市民族北街195号 联系电话:0951-6710454 邮箱:nxjtdqb@163.com
技术支撑:羽之科网络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